当前位置:泡泡直播平台安装»新闻动态»行业动态»

维斯塔潘“让出”冠军?F1巴林站赛道限制问题引热议

文章出处:未知 人气:发表时间:2022-07-29 05:23

  F1新赛季揭幕战巴林大奖赛以梅赛德斯车手汉密尔顿的险胜告终,而萨基尔赛道的4号弯则成为了比赛的胜负手。红牛车手维斯塔潘正是在这一弯角完成超车时四轮出白线违反规定,不得不交回领跑位置。从排位赛到正赛再到赛后,下至车手上至领队都对4号弯所谓的“赛道限制”颇有微词。

  根据巴林站赛事手册,在自由练习赛和排位赛中,车手如果在4号弯出现四轮出白线即超出赛道限制的情况,当圈成绩将被取消,在正赛中则不存在这一限制。但如果车手在正赛中超车时因为四轮出白线获利,则需要马上交还位置。

  排位赛中,红牛的另一位车手佩雷兹正是在第二节初期因为四轮出白线,导致首圈成绩无效,在第二次继续使用中性胎进行冲刺时,在所剩时间和速度上都不再有优势,就此无缘第三节。正赛第53圈,维斯塔潘在进入4号前已经紧跟在领跑的汉密尔顿身后,并且注意到七冠王车前的慢车对他有一定的阻碍作用,随即选择发动攻势。但因为完成超车时超出赛道限制,红牛车队接到赛事干事通知,维斯塔潘只能在通过10号弯后把位置交还给汉密尔顿,也就此错失争夺分站赛冠军的最好机会。

  “如果我没有立即交还位置,那么对于汉密尔顿来说就是不公平的,”尽管因此“让出”冠军,但维斯塔潘在赛后的发言还是极具体育精神,“如果我交还得太迟,那么马上就会来到DRS可以使用的区域,那样我就会很轻松地超越他,所以我必须在出10号弯时就完成交还。在那之后我能跟住汉密尔顿已经是出乎意料了。我在通过13号弯后出现了严重的转向过度,我的轮胎情况也不足以支撑再一次进攻。当然我的轮胎还是要比汉密尔顿新上十到十一圈,但是在两车距离拉近到1.5秒后,这样的优势稍纵即逝。而且当时场上的风向也不利于我超车。”

  其实维斯塔潘也考虑过不交还位置而在赛后接受罚时处罚,毕竟考虑到红牛在本场的速度优势以及汉密尔顿轮胎衰竭的情况,在最后三、四圈中拉出五秒的差距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但红牛还是选择了更为合规和稳妥的方案。“很遗憾在比赛的最后时刻汉密尔顿还拥有足够的速度来进行防守,”红牛领队霍纳谈到,“我们无法保证(如果不交还位置)惩罚是不是五秒,所以维斯塔潘最后的举动是正确的。”2017年美国大奖赛中,维斯塔潘就曾经在最后一圈通过强势驶入内线对莱库宁完成超越,但最后还是因为超出赛道限制而收到五秒罚时,也因此交出领奖台位置。

  而不只是红牛车队对“赛道限制”有疑议,获得冠军的梅赛德斯车队也对这一规则表示疑惑。根据统计,在全场56圈的比赛中,汉密尔顿有29次在通过4号弯时四轮出白线,在比赛的最后阶段,汉密尔顿接到车队通知,如果再有超出赛道界限的行为就会受到警告乃至惩罚。

  梅奔领队托托沃尔夫就对赛会干事频繁更改标准表示不满:“在比赛一开始,在4号弯走大是没有问题的,但比赛进行到一半干事突然通知我们如果一直这么做,这一行为将被视为获利并且会有潜在处罚。但比赛最后,我们又因为这个标准赢得了比赛,因为根据规定,维斯塔潘的行为的确是获利了。我希望在相关规定上赛会干事能够保持一致,我们需要对规则有明确的解释,而不是把它变成一本莎士比亚的小说去解读。”

  赛后本站的赛事总监迈克尔马西也给出最终解释,强调正赛中车手超车时四轮出白线就会被视为获利,而在其他情况下,除非多次重复此行为而将被考虑为获利,否则不会对这一行为予以处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同类文章排行

最新资讯文章